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拍案说法 >正文

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恐怖妖法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2019-05-14 来源:阿坝新闻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    张云燕身陷于恐怖的漩涡里,无力挣扎,只能随波逐流。

    她很快醒悟过来,岩洞里一定有着无法抗拒的魔力,让她身陷于此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或许,在洞外感受的那种推力也与此有关,她是被可怕的魔力吸进来的。

    云燕立刻想到白色妖龙,不由得心里一紧,自己的猜疑没有错,那家伙一定在此布设了妖法机关,把敢于探索者禁闭在此,等候处置。

    张云燕无力挣脱未知的魔力,无法破除妖法机关,只能被寒冷的水流控制,或者说已被妖法掌控。

    她连声哀叹:“这样下去可如何得了,还不被冻死呀。唉,看来已经无法脱身,就要死在这里了。没想到,十几年来第一次回乡报仇,就遭遇了黑煞星和妖龙,眼睁睁要葬送在这里,怎么如此倒霉,这么不顺利呀。这也太残酷了吧,阎小鹏还没有除掉呢,难道还要让他继续欺压百姓吗……”

    现实的确太残酷了,复仇之路也太不顺利了,她还没有赶到阎府,还没有见到仇人阎小鹏,就要丢了性命,实在无法接受这一残酷的结局。

    张云燕暗自哀叹:“唉,死的太不是时候了,也不是地方,万万没有想到,竟然死在玉龙湖里的白龙之手,太悲哀了,怎么会这样呢……”

    云燕身陷于恐怖的漩涡里,十分害怕,全身心都感到寒冷刺骨无法忍受,又只能忍受下去,直至被冻得僵硬而亡。

    不知何故,水流渐渐地慢下来,又一点儿一点儿结了冰碴,寒冷至极。

    尽管水流缓慢,云燕还是无力挣脱束缚,已经绝望了。

    洞里的水终于停下来,很快结成冰晶。

    岩洞里,没有了漩涡的束缚,又被寒冰封住了。

    张云燕感到冰冷刺骨,被冻得没有了知觉,似乎身体不再属于自己,已经僵硬麻木了……

    她很恐惧,很悲哀,心灵在滴血,痛如贵阳癫痫病哪里治的最好刀绞。

    爹娘的大仇还没有报,害人的恶霸还没有铲除,她就要死在这里了,如此残酷的结果实在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张云燕辜负了亲人们的期望,无颜去见死去的爹娘,还有义父和义母以及林家三兄妹的亡灵。

    现实就是现实,就是这么残酷,该死的阎小鹏活得好好的,该活的张云燕却丢了性命,天理何在?

    都说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可是罪行累累的恶霸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报应,人们爱戴的女侠也没有得到应得的善果。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天理何在!

    都说天理难容,可是天理却包容了阎小鹏的罪行,而对张云燕的侠义之举视而不见,对她遭受的灾难和死亡冷酷漠然,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天理何在!

    此事此情要多残酷有多残酷,要多悲哀有多悲哀。对如此残酷又悲哀的现实,苍天都冷漠无情,还有谁能改变呢,一切都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无奈,实在是无奈呀,可怜的云燕只能面对,只能承受惨痛的结局。

    张云燕想到那条妖龙,非常痛恨,那家伙布设妖法把自己冰冻于此,想随时用来果腹,太凶残了,也太可恨了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她悲哀痛恨都没有用了,年轻的生命就要交代在这里,只能被送上不归路。她尽管极不情愿,也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岩洞里,冰冷的水已经冻结,可怕的沉寂也被凝结,恐怖的怪洞成了透明的晶体,包藏祸心,冰封了一切。

    张云燕已被寒冰凝结其中,生命尚在,思维清晰。她的肢体尽管失去了感觉,有些僵硬,还是能够支配自己,身体也能微微地活动。

    她不能坐以待毙,不再把生存的希望寄予别人,也不能等待苍天的眷顾,要想从死神的怀抱里挣脱出来,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云燕在顽强地挣扎北京大学航天临床医学院癫痫科预约电话,要摆脱可怕的困境,为了活下去在努力奋争,不到生命终结那一刻决不放弃。

    张云燕在努力地活动四肢,使出全身的力气扭动身体。还好,刚刚冻结的寒冰还没有达到非常坚硬的程度,周边已被挤得破碎了。

    在冰封的晶体中,她的四肢和身体比较灵活了,也有了施展空间,一边破冰一边向进来的洞口移动。

    她的四肢和身体已经冻得麻木,为了活下去,一直咬紧牙关坚持着。

    张云燕两手空空,被妖龙打入湖里后,钢刀不知丢到哪里去了。她没有可以利用之物,只能用身体冲撞,希望能打开一条通路。

    在顽强地冲挤下,在缓慢地移动中,她的身体有了暖意,活动也越来越自如了。她不再感到冰冷刺骨,也有了信心,在一点儿一点儿地移动着。

    云燕不敢停歇,在身体四肢的冲撞挤压下,终于从冰封中打开一条路,来到了小洞口,急忙钻出去。

    真奇怪,洞口内外界限分明,外面的水没有一点儿冰,和进来的时候一样,毫无寒意。

    张云燕不停地活动身体,周身很快暖和过来。她按揉着身体和四肢,除了有些痛感,活动自如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云燕惊奇地发现,怪异的岩洞里尽管寒冰极冷,自己又身着单衣,竟然没有被冻伤,也太幸运了。

    还有,她如此冲撞挤压寒冰,不但没有受伤,甚至皮肤都没有破一点儿,如此幸运令人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呢,也太神奇了吧?

    张云燕很疑惑,在这个冰窟里,理应被冻得内外僵硬凄惨而亡,怎么还能活动,能冲破冰封逃出来呀?

    这结果真是不可思议,的确太神奇太诡异了,令人惊疑,也让人畏惧。

    这神奇诡异之事究竟是何缘由,她左思右想也弄不明白,又是一个不解之谜。

    云燕趴伏在洞口向里看着,洞里的冰已经融化,满洞的水清澈透明,一无所有,看得清清楚楚。

&nb北京小儿羊癫疯医院sp;   洞内,事发的前后没有任何改变,静悄悄的,依旧没有出现洞口,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云燕心中生疑,太奇怪了,自己身在洞内之时便被冰封,逃离之后寒冰就融化了,怎么变得如此之快呀?这变化似乎因为她的存在与否,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看来,这是一个非常怪异的岩洞,布设了妖法机关,能感知到她的存在与否,也能随机应变。

    可怕,太可怕了,如此怪洞不能不令人畏惧。

    张云燕已经逃出恐怖的怪洞,默默地叹了口气,紧张的情绪有所缓解。

    她看着洞内凸凹不平光滑无棱的岩壁,恍然醒悟,那是因为水流旋转引起的摩擦,才把岩石打磨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云燕紧张地看着,依旧心疑难解,这里面布设的是什么妖法机关呀,竟然如此恐怖,如此怪异,怎么看不出一点儿迹象呢?

    这妖法太厉害,她无力抵御,更没有能力破解。

    张云燕见此洞的确没有出路,无奈地摇了摇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又感受到了推力,吓得一抖,急忙逃走。

    哪知,推力很快变得非常强大,云燕无法挣脱,还没游出多远就身不由己地退回来,又被吸入可怕的怪洞里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她只能在强大的漩涡里苦苦地挣扎,在可怕的严寒中饱受折磨,在寒冰的凝结中奋力地抗争,再一次破冰而出。

    张云燕又从恐怖的岩洞里逃出来,神情紧张,惊恐不已。她看了看洞内快速消融的寒冰,吓得转身就跑,飞一般地游走了。

    她终于摆脱妖法的吸力,浑身瘫软没有了力气,一边缓缓地游动一边叹息,心情恐惧又很伤感。

    身处绝境,她不想再为神秘的魔力费神,更不想被妖法折磨,顺着原路又返回去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张云燕不敢有丝毫大意,害怕妖龙搜寻而来。她没有听到可疑的声音,也没有看到可怕的事情,心里一直忐昆明市好的癫痫病病医院有哪些忑不安。

    这里是妖龙的洞府,被那家伙打造得如此恐怖,不知道预设了多少妖法机关,不知道隐藏了多少害人的妖物,令人畏惧。

    张云燕在紧张地观察,警惕地戒备着,又回到那个出发的小洞口,立刻停下来,没有贸然进入大洞里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探头观察,大洞里寂静无声,没有发现妖龙,和离去的时候一样,除了岩石和满洞的水,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云燕总算松了一口气,紧绷的神经有所缓解,又轻手轻脚地回到出发地。

    现在,逃生的希望只有那个剩下的小洞,那里面是生存希望的唯一寄托,能否如愿只有天晓得。怎奈,苍天并没有眷顾于她。

    张云燕来到有着唯一希望的洞口前,仔细地看着,静静地听着,不敢径直而入。

    她很担心,不能不忧虑,这里面会不会是妖龙休息之处呀?

    云燕神色紧张,犹豫不决,这个小洞不但是自己的唯一,也是妖龙的唯一。除此,妖怪已经没有住留之地了。

    进去,她必将面对可怕的妖龙,无疑是去送死,或许妖怪正在等自己到来。

    不进去,出路又在何方,难道在这里等死吗?

    她不知道该怎样做,秀眉紧锁,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张云燕面对洞口思索着,踌躇不前,进退与否难下决心。

    然而,她已经没有选择余地,这个小洞里就是地狱,是妖怪横行肆虐之地,也只能闯一闯,如果说还有一点儿生存的希望,也只能在这个小洞里。

    云燕知道逃生的希望很渺茫,里面的险情无法想象,一旦进入,极有可能遭遇妖龙,不幸而亡。

    可是,她要想得到渺茫的希望,就必须甘冒一死,想轻易地逃生决无可能,是痴心妄想。何况,这里面已经是她的唯一,别无选择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文章
本类推荐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